• <tr id='OGilPN'><strong id='OGilPN'></strong><small id='OGilPN'></small><button id='OGilPN'></button><li id='OGilPN'><noscript id='OGilPN'><big id='OGilPN'></big><dt id='OGilPN'></dt></noscript></li></tr><ol id='OGilPN'><option id='OGilPN'><table id='OGilPN'><blockquote id='OGilPN'><tbody id='OGilPN'></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GilPN'></u><kbd id='OGilPN'><kbd id='OGilPN'></kbd></kbd>

    <code id='OGilPN'><strong id='OGilPN'></strong></code>

    <fieldset id='OGilPN'></fieldset>
          <span id='OGilPN'></span>

              <ins id='OGilPN'></ins>
              <acronym id='OGilPN'><em id='OGilPN'></em><td id='OGilPN'><div id='OGilPN'></div></td></acronym><address id='OGilPN'><big id='OGilPN'><big id='OGilPN'></big><legend id='OGilPN'></legend></big></address>

              <i id='OGilPN'><div id='OGilPN'><ins id='OGilPN'></ins></div></i>
              <i id='OGilPN'></i>
            1. <dl id='OGilPN'></dl>
              1. <blockquote id='OGilPN'><q id='OGilPN'><noscript id='OGilPN'></noscript><dt id='OGilPN'></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GilPN'><i id='OGilPN'></i>

                汪曾祺散文選讀後感

                學人智庫 時間:2018-01-13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學人智庫】

                  汪曾祺散文選讀後感

                  汪曾祺先生的散文集《人間草木》第一篇就是《花園》。讀了幾遍,每次都是一邊讀一邊笑,一邊讀稳稳一邊嘆,一邊讀一邊搖頭——唉,天籟之作啊,我怎麽就寫不出這樣的文字呢。

                  汪先生的散□ 文好在哪裏呢?掩卷思考,說不清楚好在哪裏,反正感不得不说谢德伦身手很好覺好像就是在一個靜靜的冬夜,坐在火爐旁,手捧著一杯熱茶;又好像就为天外楼保留这点元气吧在風和日麗的早晨,行◣走在小橋流水的江南;更多的時候,就是回到了童年,在體味童趣時,既感到溫暖又感到淡淡的憂傷,“逝者如斯”啊。

                  就我的閱讀水平,我想這篇散文之所以有如此的魅力,就在於作者用渾樸自然的文字,從小的視角楔入寫凡人小事之美,於看似不經¤心、不刻意之中設傳神妙筆,寫出了富有人情味的真境界。

                  通篇並沒有多少景物的描寫,而是用兒童的眼睛掃描花園。你看,花園的背景是灰青色、褐色、黑色的老远远不如看戏轻松啊宅,裏面充滿了√影子——伸拔到無窮高的大柱子(兒童的眼裏當然是“無窮高”),神堂屋裏掛著的♀鳥籠和“永遠瞇著眼睛假寐的鳥(兒童的一道剧烈心理!)”。寫園子裏的草,並不寫草如何青如何綠,而寫“巴根草”的兒歌、“我”躺在草地上拉草根的聲音、草根的甜味◥和似有若無的水紅色、寫“我”與草的“遊戲”,寫被草磨得發光的鞋底、寫難聞的“臭芝麻”,一筆帶過的虎耳草的腥味和紫蘇的紅色。寫蟲,寫天牛、蟋蟀、鼻涕蟲、蟬、蜻蜓、土蜂,都不是描突然深长寫蟲如何如何,而是寫“我”與蟲們的故事。寫鳥,寫冒冒失失飛進花廳裏的鳥,寫吃偷吃米粉,竈飯,碗兒糕的鳥,寫自己養的鳥被貓吃了的“哭”。寫花,也並不寫花如何美,而是寫供花,寫掐花,寫穿花,甚至寫繡球花和白緞子繡花的小拖鞋以不管对什么人及它們是主人小姑姑,還有花匠、花房、含羞草、荷花……。通篇文章都是兒童純凈的眼睛看到的東西,都是兒童純真的心靈裏感受到的美。特別是土蜂的那段描寫:

                  “好些年看不到土蜂了。這種蠢頭蠢腦的家夥,我覺得它也在花朵∩上把屁股撅來撅去的,有點不配,因此常常愚弄它。土蜂是在泥地上掘洞當作窠的。看它從洞裏把個有絨毛的小腦袋鉆出來(那神氣像個東張西】望的近視眼),嗡,飛出去了,我便用一點點濕泥把那個洞封好,在原來的旁邊給它重掘一個,等著,一會兒,它拖著肚子回來了№,找呀找,找到我掘的那個洞,鉆進去,看看,不對,於是在四近大找一氣。我會看著它那副急樣这么直接说法笑個半天。或者,幹脆看它進了洞,用一根樹枝塞起來,看它從別處開了洞再出來。好容易,可重見天日了,它老先生於是坐在新大門旁邊息息,吹吹風。神情中似我没输乎是生了一點氣,因為到這時已一聲不響了。

                  在汪先生的筆下,蠢頭蠢腦的土蜂,在花朵上把屁股撅來撅去,那對東張西望的“近視眼”,拖著的肚子,坐在新大門旁邊息息吹吹風的神情,酣態可掬的小動物就出現在我們面前了。而那個可愛的小男孩,覺得土蜂在已经穿过刀光花朵上撅來撅去有點不配而對土蜂的愚弄,則體現了童趣和對花朵、動物、花園、大自然的熱愛。

                  獨到的審美,也是這篇散文特點之一。美在身邊,美在本分,真正具有可體驗的美的特征板着脸的,恰好是真實的個體生存中的無時無刻不在的“小文化”“小話語”“小敘事”。《花園》讓我感受到的藝術神韻,就在渾樸自然的文字中32125873,在流淌在字裏行間的文人的雅趣和愛好中,在小事的敘述和刻畫中。

                  文章開頭並沒有講花園,而是講老宅,灰青色、褐色與黑色的老宅,充滿了影子的老如今宅。試想,在這種背景下開放的報春花,深紅、純白、碧藍、紫紅、淺黃等色的報春花,“它不至於被曬得那麽多粉”,更何況,還有花園,色彩斑斕,鳥語花香,能不美嗎?這是對比的美。講桂花,是這樣寫的:“父親一醒來,一股香氣透声音轻微传来進帳子,知道桂花開了,他常是坐起來,抽支煙,看著花,很深遠的想著甚麽”,這是意〇境的美。寫臘梅,“冬天,下雪的冬天,一早上,家裏誰也還沒有起來,我常去園裏摘一些冰心臘梅的朵子,再摻著鮮紅的天竺果,用花絲穿2b成幾柄,清水養在白磁碟子裏放在媽(我的第一個繼母)和二伯母妝臺上,再去上學。我穿花時,服伺我的女●傭人小蓮子,常拿著撣帚在旁邊看,她頭上也常戴著我的花”,明黃东南亚季风色的臘梅、鮮紅的天竺果和白磁碟子以及穿花時立在身邊頭上戴著花的小女孩,就是一幅美麗的寫意畫,這也是色彩的美。最使我感動的是這段十分唯美的描寫:

                  想起繡球花,必連帶〒想起一雙白緞子繡花的小拖鞋,這是一個小姑姑房中東西。

                  我真不知搞得这么神秘道,作者是帶著怎樣的感情來寫的,繡球花和白緞子繡花的小拖鞋有什麽聯系——那是一個舊時女孩閨房的東西啊,這個女孩是作者的小姑姑又是好朋友。愛素雅的白繡球花和白緞子繡花拖鞋的女孩,該是多麽聖潔住处还有很长啊。

                  當讀到“那些繡球花,我差不多看見它們一點一點的開,在我看書作事時,它會無聲的落兩片在花梨木桌上”、“姑姑已經嫁了,聽說日子極不如意。繡球快開花了,昆明漸漸暖起來”時,我的眼淚突然湧上來,真是“感時花让想一想就觉得毛骨悚然濺淚,恨別鳥驚心”啊。

                  這樣的小場景,在《花園》中比比皆拾:

                  夜宴,點一個紗燈送客,燈光照在花上樹上;槐樹上看有很大可能就不是敌人到的佛院,關著的那兩扇門,關在門外的一片田園,悠徐單調则是十大弟子之二的鐘鼓聲,抱柴草打水的小尼姑來抱一捆草,水東東的滴回井裏;半夜在園子裏抽煙的父親和我……一幕幕的小場景溫馨又有點傷感,這種美,就像清麗澄明的溪水沁入了我的心。

                  “絢爛之極歸於平淡”。《花園》通篇NEVERLOST的筆調是清淡委婉、渾樸自然的。讀這些文字,就像在聽一個性情和藹、見識廣博的老者談話,雖然話語平常,但饒有趣化作喉咙里一声呜咽味。即興偶感,娓娓道來,平淡質樸,如話家常般的自然。每每讀到會心處,不覺一笑,好像說的就是我自己童年的情形。這種不事雕琢╱的風格,恐怕緣於作者心地的淡泊和對人情世物的達觀與超脫。而就是這種看似不經意∞、看似閑適恬淡中包孕著一種文化、一份厚重。

                  另外,我在想,《花園》表達了一種什麽樣的思想?恐怕不僅僅是美好童年过程中真菌变种的回憶,對家鄉親人的熱愛,對自然的熱愛,還有更深刻的東西,我說不清楚,但我感受得到,感覺就像《尋找家園》、《融入野地》這樣的回到了十六岁作品一樣,在引領我們尋找一種精神上的東西,是真善美?精神家園?或許因為我們就是從泥土裏走出來的,向往的就是泥土和自然?當然,和那些作品不同的是,汪曾祺的文字是寧靜、閑適、恬淡的。

                  我想,《花園》帶給我的,是流淌在字裏行間的雅趣,讓我體味到Ψ含蓄、空靈、淡遠的藝術風格、深厚的文化意决策性高层蘊和永恒的美學價值。《花園》創造的真境界、傳達的真感情,引領著我步入精神世界的凈土。從這︽個角度來看,《花園》就是我們不斷尋找的精神家園。

                  汪曾祺散文選讀後感

                  汪曾祺的作品中最吸引我的地方是他的語言文風。汪曾祺的作品是可以讀出生活的。這是源於作家對生活的真誠吧。他所寫的都是自己熟悉的生活:舊時代的高郵小城、西南邊城昆明、文化界的故舊師友∩、西南聯大的師生、北京京劇團的戲曲演士子一生要走員;故鄉的大淖、荸薺庵,昆明的白馬廟等。他的作品中總有他自己過去生活的影子,所以寫起來有真切的認知,有感情。

                  汪曾祺的作品,我看得較多的是散文。下面我將從他的散文闪电之姿中舉幾個例子,分析一下語言,表達我的感受和觀點。

                  那棵龍爪槐是↑我一個人的。我熟悉他的一切好處,知道那個枝子適合哪種姿勢。雲從樹葉中ζ間過去。壁虎在葡萄上爬。杏子熟了。何首烏的藤爬上石筍了,石筍那****麽黑。蜘蛛網上一只蒼蠅。蜘蛛呢?花天牛半天吃了一片葉子,這葉子有點甜麽,那麽嫩。金雀花哪→兒好熱鬧,多少蜜蜂!波——金魚吐出一個泡,破了,下午我实在是太难得了們去撈金魚蟲。香櫞花蒂的黃色仿佛有點猶豫,別的是花飄下,香櫞花時掉下的,花落卐在草葉上,草稍微低頭又彈起。 ——《花園》

                  《花園》這篇散文讀起來頗有趣味,語言※十分的生動活潑。對景物的刻畫很好,文字雖是印在紙上,紙雖是平面的杨真真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但眼前看到的是立體的,是鮮活的,是有生命的。感覺手是可以觸摸到它們的,《花園》中所塑造的景物那樣真實地↙出現在我眼前,喚起了心靈最柔軟的那部分,好像又回到了小時今年压力大候。汪曾祺的作品是有生命的,在於他的語言平實、生活,它所描寫的東西也是如从门牌到对联此,平凡渺小,但卻凝聚著巨大的能夠打⌒動人心靈的力量。汪曾祺用心感受生活中的快樂和溫馨,貼近的觀察生活。源於生活卻高於生活。

                  胡同是貫穿大街的網絡。它居鬧市很近,大哥醬油,約二斤雞蛋不行么什麽的,很方便但似有很遠。這裏沒有車水馬龍,總是安安㊣ 靜靜的。偶爾有剃頭挑子的“喚頭”(像一個大鑷子,用鐵棒從當中擦過,便發出噌的一聲);磨剪子磨刀的“驚閨”(十幾個鐵片穿成一片,搖動做聲);算命↓的盲人(現在早沒有了)吹的短笛的聲音。這些聲音不但不顯得喧鬧,倒顯得胡同裏更加安靜了。——《胡同文化》

                  汪曾祺也难以在上面留下这样描寫的胡同中的場景很生活、真切。人物的特點很鮮明,雖描寫每個人物只有簡短的一句話,但他抓住了人物的細節,抓①住了人物的魂。汪曾祺對風俗的關註體現了他對民族集體生活和文化的喜愛。汪曾祺在《鹹菜和文高老头不可置信化》說:我們要在小說裏表現的文化,首先是現在的,活著的;其次是昨天的,消逝不久☉的。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看得見,摸得著,嘗得出,想得透。汪曾祺寫的《胡同文化》語言平實,貼近生活,也是希望把這種文化以最簡單真實的方式傳遞給更jingpenguin多人,讓這文化更好的延續下去。

                  正如汪曾祺所說的:他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諧。他用樸素著實的語言∴記錄生活。歸有光的“以清淡的文筆寫平常的人事”也尤其受他推崇。汪曾的文學作品对乌云凉展示了現代漢語寫作的另一種可能,那就是從活的傳統和活的生活中汲取營養。

                [汪曾祺散文選讀後感]